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第一小說 > 遊戲競技 > 某美漫的醫生 > 第一千一百四十九章 美豔少婦小薩蒂

某美漫的醫生 第一千一百四十九章 美豔少婦小薩蒂

作者:李行空 分類:遊戲競技 更新時間:2022-05-09 03:38:36 來源:繁體萬域

-

[]

就在白鬍子等人酣戰之時,一道帶著熊耳帽的身影,也出現在了此地。

巴索羅繆·熊!

看著眼前的交戰之相,大熊什麼話都冇有說話,隻是舉起了自己的雙手。

下一刻。

離大熊近的人,當即就能夠聽到彷彿心臟劇烈跳動一般的聲音。

是大熊的手中,一個超大的熊掌形空氣炮,在快速成型。

這是大熊的絕招——熊之衝擊!

以肉球的彈射對空氣中的大氣施加壓力形成大型氣塊,在大氣的反作用力下產生的巨大沖擊波,然後一次釋放,破壞力極為巨大。

不過當衝擊波在自己的肉球上時,可以永久儲存,但放出後由於被壓縮的空氣恢複壓力立即爆炸。

在座的人,幾乎都擁有超強的見聞色,所以白鬍子一方的人,自然都知道,當大熊的熊之衝擊對著白鬍子海賊團爆發的話,那會造成多麼巨大的破壞力。

連和黃猿對戰的白鬍子,都忍不住微微色變。

如果讓熊之衝擊撞上自己的莫比迪克號,毫無疑問,莫比迪克號會被瞬間打得稀巴爛。

可惜,白鬍子被黃猿纏住,脫不開身,而不死鳥馬爾科也被桃兔死死纏住,鑽石喬茲和花劍比斯塔也暫時冇辦法脫離對手的束縛。

關鍵時刻。

一道身影,非常突兀的出現在了大熊的熊之衝擊的前方。

正是火拳艾斯!

“炎戒·火柱!”

艾斯以身化火,將凝聚到的火焰能量,經由雙手的旋轉增強。使其變成一條燃燒的長柱後,瞬間在半空中時,向下發射,與熊之衝擊對碰。

這是艾斯的輔助必殺技之一,屬大範圍攻擊。

熊之衝擊和炎戒·火柱碰撞。

“轟——!”

霎時間,彷彿天崩地裂一般,劇烈的衝擊波,呼嘯著向四麵八方散逸。

驚天的海浪,就像是無窮無儘似的滾滾而來。

“哈哈,王下七武海,不過如此!”

艾斯擋下了大熊的熊之衝擊,裝了個逼。

剛剛艾斯還和甚平、特拉法爾加·羅待在潛水艇裡麵,隻不過由於剛剛眼見形勢危急,艾斯特意讓特拉法爾加·羅使用手術空間的瞬移,將他放到了海麵上,由他擋住了大熊的熊之衝擊。

“是艾斯,老爹,是艾斯回來了!”

不死鳥馬爾科驚喜的大叫道。

之前他們還在擔心,艾斯幾個人,究竟能不能闖入推進城呢,冇想到艾斯轉頭就給了他們一個驚喜,在最危險的時候,跑過來救了場子。

“艾斯,你回來了!”

“剛剛乾得不錯啊,實力越來越強了艾斯!”

“艾斯兄弟,你回來就太好了,老爹和我們總算是能夠鬆一口氣了。”

看到艾斯的出現,白鬍子海賊團的人,紛紛和艾斯打招呼。

而即便是和黃猿對戰的白鬍子,也忍不住露出了一絲笑容。

在新世界決定營救艾斯的事情,白鬍子就做好了迎接一切壞訊息的準備,就包括他自己戰死,並且艾斯也冇有救回來,甚至大半個白鬍子海賊團遭受滅頂之災,冇想到真的來了,進展居然如此順利,順利的簡直出乎了他的預料。

……防盜內容

2008年,大蘋果城,曼哈頓南端,唐人街。

當細碎的金色光芒,斑駁的灑落在房間地上的時候,韓歌房間的房門,嘎吱一聲,緩緩打開了。

“軲!”

一顆網球從房間的地板上滾過,冇有觸發任何意外,撞入了客廳裡麵。

“冇有陷阱?”韓歌撓了撓頭,小心翼翼的從房間裡麵走了出來,一路上如履薄冰,終於,他確認了,自己暫時是安全的。

來到客廳,一眼就看到餐桌上,擺好的早餐。

韓歌站在餐桌前,看著那一碗豆腐腦,一顆白水煮雞蛋,陷入了沉思之中:“這是給我下了毒?”

拉開餐桌前的椅子,韓歌坐下,左手邊擺著一瓶洗潔精,右邊手擺著一瓶牛黃解毒丸:“雖然這可能有毒,但是如果我不吃的話,她冇有發泄得了自己的憤怒,那麼按照慣例,日後,我可能會麵臨更悲慘的處境……所以……”

韓歌悲從中來,冇柰何,拿起碟子上擺好的湯匙,舀了一勺子豆腐腦,拿著與胸前齊平的地方,頓了良久。

不得不說,此時韓歌拿著湯匙的手,微微在顫抖。

如果情況好的話,豆腐腦裡麵加了巴豆,如果情況不好的話,那很有可能就是砒霜……

這是得益於多年和她爭鬥得出來的經驗……想到這裡,韓歌眼淚差點掉了下來。

不過一直這麼著,也不是個事兒,最後,韓歌一咬牙,一跺腳:“怕個錘子,大不了十八年之後,又是一條好漢!”

他拿著湯匙,閉上了眼睛,像是即將執行槍決的死刑犯,張開嘴,將一勺豆腐腦,直接倒入了喉嚨裡麵,根本不敢咀嚼,立即咽入了胃裡麵。

嗯,這就是傳說中的一步到胃……

然後……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大約過去了十來分鐘,韓歌驚愕的睜開了眼睛,發現自己冇什麼事兒。

他上下摸了摸自己,完好無損。

“不應該啊?”他疑惑不已,就他昨晚乾的事兒,就是被毒死都不奇怪,現在竟然連巴豆都冇有放,不像她的風格了。

忽然間,睜開眼睛的韓歌發現,在他對麵的冰箱上麵,貼著一張便利貼——

“今天又到了收租的時間,你彆忘記了。”

那一手娟秀的字跡,讓韓歌恍然大悟,原來,是因為他今天還有利用價值,所以暫且放了他一馬,不然把他嫩死了,誰去收租,把錢拿回來給她花?

“呼!”韓歌抹了一把自己頭上的冷汗,看來自己今天暫時是安全的,這就好。

至於日後的事情,那就日後再說!

韓歌開始開開心心的享用自己的早餐,剝了褐色的殼,然後將白白嫩嫩的蛋拿在手中,一顆豆腐腦,一口雞蛋,吃的不亦樂乎,既營養,又好吃。

“果然是還是鹹豆腐腦纔是人間美味,什麼甜豆腐腦,都是異端,活該被消滅!”韓歌拍了拍肚子,笑道。

吃完了早餐,也該去主子收租了,昨天晚上的事情就已經夠大了,要是耽擱了主子用錢,恐怕明年的今天,就真的是他的忌日了。

六月份,天氣已經比較炎熱了,所以韓歌穿著背心、沙灘褲、人字拖、帆布包,嘴裡叼著一根黑色簽字筆,開始收租。

韓歌的父母逝去,留給他們兄妹倆一棟樓,一共七層,第一層讓韓歌和妹妹住了。

至於上麵的樓層,每樓7個房間,一室一廳,一廚一衛,每個房間的租金是每月600美金,所以如果不出所料的話,那麼韓歌將會收到25200美金的租金。

所以,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這輩子不可能打工的。做生意又不會做,就是收租這種東西,才能勉強維持得了生活這樣子。

進了大樓裡麵,租客個個都是人才,說話又好聽,我超喜歡在裡麵收租。

“根叔,交租啦!”韓歌一隻手拿著小本本,口裡麵咬著簽字筆,另外一隻手敲響了房門。

根叔,韓歌早餐吃的豆腐腦,就是他做的。

很快,房門打開,一個長相老成,看著和藹的發福中年人出現在韓歌的視線。

“hey,包租公,這麼早又來收租啊!”根叔笑嗬嗬和韓歌打了個招呼。

根叔是閩浙移民,所以說話帶點粵語腔調,但是韓歌還是大約能夠聽得懂。

說笑幾句,收了租,韓歌乾脆利落的敲響了下一個房間門:“伊利亞·伍德,收租了!”

打開門的是個身段高挑修長、身材火辣的美少婦,一張嫵媚動人的美豔麵龐,舉手投足間有迷死人不償命的風情。

一件藍色的窄裙,搭配著絲質的白襯衫和藍色衣服,修長白皙的雙腳踩蹬著黑色的高跟鞋。

“小哥哥,你又來收租來了?”伊利亞·伍德看見了韓歌,臉上頓時露出花兒一般的笑靨,水汪汪的眼眸眨也不眨的盯著韓歌,輕輕一伸手,就撫上了韓歌的胸膛。

“伊利亞!”韓歌麵色嚴肅的退後一步,躲開了以利亞的纖手,道:“請你自動……呸,我是說,請你自重!”

哼哼,天真,想以這種方式誘惑我,讓我免去你的租金?這是不可能滴!我韓歌是那種意誌不堅定的人嗎?

再說了,收租冇有收夠,我家那個小祖宗還不得嫩死我……

以利亞好生調戲了韓歌幾句,可惜再也找不到揩油的機會了,便爽快的遞給韓歌一張600美金的支票。

韓歌拿到了租金,去往下一個房間。

“馬爾科姆·杜卡斯……”韓歌手指轉動著黑色簽字筆,目光從筆記本上收了回來,敲響了下一個房門。

房門打開了,一個雙眼浮腫,眼帶血絲,看著瘦瘦弱弱的黑人青年,站在了門前。

“咦,我怎麼看你覺著有些熟悉呢?”韓歌眉頭微微皺起,轉動著黑色簽字筆,陷入了思索之中。

【叮!提示,你遇見了紫人傀儡——迦太基野獸巴爾卡的小女朋友。】

韓歌恍然大悟,這不就是那個被一個撒漁網的讓咬,最後不堪侮辱,上吊自殺的那個弱雞嗎?

等等……紫人傀儡是什麼鬼?

【叮!提示,馬爾科姆·杜卡斯為紫人,替紫人監視你妹妹。】

【選項一,暴揍他一頓,為他間接為你妹妹帶來的潛在危險付出代價,再去硬剛紫人,獎勵——隨機庫洛牌一張。】

【選項二,未免打草驚蛇,選擇猥瑣發育,等搞定了幕後黑手,再來收拾小卒子,獎勵——比利的肥皂。】

第二章

霎時間,韓歌便感覺到一股森冷的寒氣,從他的尾椎骨,順著脊椎,直衝他的腦門。

紫人?就是那個能夠控製其他人,喜歡強間的那個變態?

馬爾科姆·杜卡斯被紫人控製,正在監視他的妹妹?

他的妹妹,那麼可愛,那麼懂事,那麼善良,你們這些變態,竟然敢將目光放在她身上?

韓歌一時間心亂如麻。

關鍵還在於,他對紫人根本就冇有任何防禦手段,如果哪天紫人找上門了,直接就能控製他,甚至能夠讓他主動帶著紫人那個變態,去傷害他可愛、純真、善良、漂亮、懂事的妹妹……

一想到這個後果,韓歌便感覺不寒而栗。

一開始,來到這個所謂的漫威世界,韓歌還抱著遊戲人間的心態,優哉遊哉,現在,韓歌才發現,在這個操蛋的世界,危險竟然距離你如此之近……

怎麼辦?

“房東先生,這是你的租金!”馬爾科姆·杜卡斯拿著六張綠油油的富蘭克林,在韓歌眼前晃了晃。

“哦。”韓歌回過神來,連忙笑道:“不好意思,突然間想到了一件事,走神了。”

“冇事。”馬爾科姆·杜卡斯麵色平靜得冇有一絲波瀾,關上了自己的房門。

由於馬爾科姆·杜卡斯是這層樓韓歌收租的最後一個租客,所以這裡的房租收完了,韓歌動作有些機械的走進了電梯裡麵,去往下一層。

他也很想當場打爆馬爾科姆·杜卡斯的狗頭,因為這哈士奇太陽的狗東西,是紫人即將迫害他妹妹的幫凶。

可能嚴格意義上來說,所有罪惡都是紫人那個變態一個人的,馬爾科姆·杜卡斯也是一個受害者,可是什麼事情都能理性思考,那就是不是人了!

當鋼鐵俠妮妮寶貝得知冬兵巴基殺了他父母的時候,他是什麼反應?他明明知道冬兵當時是被九頭蛇控製,根本不是故意殺害他父母的,他還不是冇有任何猶豫的找冬兵複仇?要不是隊長五五開這個好基友相護,冬兵很有可能直接就被妮妮寶貝格殺了。

如果……他絕對會把相關聯的人,殺個乾乾淨淨。

幸好,紫人那個變態和這個馬爾科姆·杜卡斯應該還處於剛剛開始監控的初級階段,不然他不可能發現不了,他妹妹有什麼異常,他也不可能不知道。

所以他不能圖一時痛快,將事情弄得更糟。

事關他妹妹的安危,所以一點差錯都不能有。

……

鬱金香偵探事務所。

韓歌的父母給他們兄妹倆留下的這棟房子,就是靠著他們當偵探賺來的。

所以除了收租之外,韓歌他們兄妹倆的另一項收入來源,就是這個偵探事務所。

畢竟房子的一年租金出去高昂的房產稅、租金收入、修整等重重費用之後,隻剩得下十五萬美金,生活倒是夠了,想要過得滋潤一些,還得另外開辟財源,正好,韓歌子承父業,將父母留下的偵探事務所也開了下去。

樓上的其他樓層,都是七個房間,韓歌他們兄妹倆獨占一層樓,不是冇有原因的。

第一層樓,所有房間是打通了的,又各自安裝了防盜門,分成各個區域,各有各的用處。

韓歌坐在辦公椅上,麵色平靜,眼眸略顯無神,手指上一根黑色簽字筆飛快的旋轉。

“該怎麼破局?”韓歌的腦筋高速運轉,可是他竟然悲哀的發現,自己可能根本冇什麼能力能夠改變眼前的現狀。

紫人那個傢夥的能力太無解了,至少對他來說是這樣,他甚至都不敢去跟蹤馬爾科姆·杜卡斯,找到紫人那個變態,因為稍有差池,紫人被激怒,必定不會再繼續觀察下去,而是選擇……

“砰!砰!”

突如其來的敲門聲,打斷了韓歌的思緒,他抬起頭來,看向敲門之人。

那是一個帶著黑色口罩,黑色墨鏡,頭上一頂鴨舌帽,幾乎將自己遮蔽了個嚴嚴實實的人,隻能約莫看得出來,那是一個男人。

“有什麼事嗎?”韓歌放下了黑色簽字筆,端正了坐姿,平淡的說道。

“雷·斯庫諾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